杜鹃股票配资网www.fastentropy.com 没有胜利者,沙特俄罗斯价格战结局已定!油市正经历最糟糕的一年,布油难守30大关
浏览:138 发布日期:2020-03-19

原标题:没有胜利者,沙特俄罗斯价格战结局已定!油市正经历最糟糕的一年,布油难守30大关

油价战的目标难以实现,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竞相淘汰对方的举措是不可能的。俄罗斯和沙特并没有宣布以页岩的形式夺取对方市场份额的胜利,而是更可能对已经受到气候变化行动造成需求破坏和公共卫生事件对全球金融体系冲击压力的石油美元经济造成长期损害。

3月6日,OPEC 未能就另外150万桶/日的减产达成协议,导致该联盟实际上已经瓦解,引发油价暴跌30%,而且还看不到底价。

布伦特原油

随时可能跌破30美元/桶,测试水平最后一次出现是在2004年,一些业内资深人士甚至担心价格可能进一步跌至历史低位。

卡塔尔前石油部长兼OPEC主席Al-Attiyah担心,市场正在进入几乎未知的领域。他在采访时表示:“我看到了第一次冲击和第一次崩溃,情况更糟。油价预计将跌破20美元/桶,以前出现这种情况。”

回顾历史:欧佩克/北海价格战

Al-Attiyah指的是,沙特前石油大臣Zaki Yamani在沙特已故国王法赫德的压力下,发动OPEC产油国与北海产油国展开价格战的时候。

该策略导致原油价格跌至10美元/桶,Yamani被罢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沙特阿拉伯被迫在战术上进行了一次可耻的逆转,试图拼命抬高价格。

Al-Attiyah在俄罗斯和沙特当今市场上看到了危机可能再次重演。“ 1985年OPEC召开紧急会议,Yamani表示将进行全面生产,北海生产国将向OPEC联盟求和。可他们从未来过,我们花了15年的时间才得以康复。”

尽管沙特阿拉伯及其他OPEC产油国做出了最大努力,价格也在不断波动,但事实证明,北海产油国表现出了显著的弹性。尽管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更好的技术和效率意味着海上盆地继续在市场中发挥重要作用。

OPEC和俄罗斯都会成为失败者

沙特及其波斯湾的盟友并没有从1980年代夺取北海的惨剧中吸取教训,而是打算与俄罗斯扩大仇恨。

沙特对亚洲的官方销售价格大打折扣,并表示将推动可持续产能达到1300万桶/日。阿联酋迅速效仿沙特阿拉伯,表示将加快将产能提高至500万桶/日的计划。作为回应,俄罗斯石油部长诺瓦克表示,该产国可能很快将产量提高30万桶/日。

俄罗斯坚持认为,其预算仍可以维持在40美元/桶左右,但该国还出口大量其他原材料,并享有灵活的汇率,为其提供沙特阿拉伯所没有的经济缓冲。

Al-Attiyah说:“OPEC和俄罗斯都会成为失败者。”

美国页岩油运营商看上去很脆弱

除非最终能将价格推高至80美元/桶的财政收支平衡上方,否则沙特将面临长达10年预算赤字的前景。它还被迫耗尽其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旨在为多元化提供资金。

标普环球普拉茨(S&P Global Platts)分析主管Chris Midgley表示:“这将是优胜劣汰,市场寄希望于能达成一项新协议。”但在沙特拒绝派代表参加之后,原定于3月18日举行的OPEC 联合技术会议被取消,早日达成和解的希望破灭了。

尽管双方存在分歧,但沙特和俄罗斯仍有共同利益,都希望看到当前价格暴跌损害美国页岩油生产商。

北美负债累累的石油运营商一度似乎是石油市场上不可阻挡的力量,但现在看来却很脆弱。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测,美国下个月的石油产量将达到略高于1320万桶/日的峰值,然后到2021年将下降66万桶/日。

得克萨斯州的石油大亨受到惊吓。哈罗德·哈姆姆(Harold Hamm)压垮了大亨和巴肯(Bakken)钻探公司大陆集团(Continental)的执行董事长,指责沙特阿拉伯将其原油“倾销”到市场上,以损害页岩油生产商。哈姆的抗议活动并未在白宫充耳不闻。

特朗普总统上周五晚些时候宣布,政府将战略石油储备,以帮助支持能源行业。尽管有政府干预,但随着航空公司取消航班和全球贸易紧缩、公共卫生事件破坏了需求,整个能源行业对此仍保持高度关注。

国际能源署(iea)3月9日预测,2020年全年需求将减少9万桶/日,这是2009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标准普尔全球普拉茨分析公司(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将其2020年的需求增长预测从133万桶/日下调至24万桶/日,降幅超过100万桶/日。

卡塔尔的Al-Attiyah警告说:“ 2020年是我自1952年出生以来最糟糕的一年。”

截止北京时间17:37,美油报29.10美元/桶,日内涨幅1.46%;布油报30.06美元/桶,日内涨幅0.03%。

反弹股市

美东时间周日晚间电子交易开始后不久,美国股指期货即大幅下跌,表明在华尔街遭遇了2008年以来最糟糕的一周之后,周一开始交易时美国股市可能进一步下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预计:“保险公司将投入更多的资源去应对供给与需求的变迁,将科技视为保险业务发展的核心驱动力。”